13个新职业公布:从业者对前景的展望有喜有悲
http://www.atwasoft.com  2019年5月3日 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  来,和新身份领个“证”。从事数字化办公管理工作的第五年,黄祖胜的职业终于被“官宣”了。

  今年4月,人社部、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国家局发布了13个新职业,其中包括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、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、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、云计算工程技术人员、数字化管理师、建筑信息模型技术员、电子竞技运营师、电子竞技员、无人机驾驶员、农业经理人、物联网安装调试员、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、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。

  过去,黄祖胜无法给自己从事的工作下个准确定义,今后,他将顶着“数字化管理师”这个头衔在职场打拼。

  近年来,新技术的不断涌现开辟出了许多新行业,而大批对“新领域”敏感的年轻人,早已投身这片蓝海中。

  幕后的“操盘手”

  黄祖胜“跳”进数字化管理这片“蓝海”是在原来的公司解散以后。

  2013年,27岁的他进入了一家电商公司,但一年后,公司解散了,他开始思考如何做好公司管理。

  “这不是件小事”,过去的从业经历让黄祖胜明白,数字化管理是门大学问,“听着很空,但做好了能帮助企业‘起死回生’。”

  他开始自学OA系统(办公自动化系统)和其他的数字化办公软件,后来又接触了钉钉这类移动办公软件,这些所学慢慢变成积累,把他一步步推向“数字化管理”这个领域。

  按照国家对这一职业的解释,数字化管理师是使用数字化智能移动办公平台,进行企业或组织的人员架构搭建、运营流程维护、工作流协同、大数据决策分析、上下游在线化连接,实现企业经营管理在线化、数字化的人员。

  2015年,偶然间,黄祖胜帮助一个售卖厨具的家族式企业进行数字化办公改造。起初,他发现这家企业的老板连有的部门有几个人都不知道,更不清楚店里一天有多少客人。

  后来,他用了四个月的时间把企业的日常业务、人事考核、审批等流程“搬”到移动办公软件上。这个过程并不简单,向企业各部门推行办公系统的过程本身就很有挑战性。

  这也成了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。至此,黄祖胜开始进驻不同企业,进行数字化办公改造。几年下来,他已经帮助义乌十几家企业进行了办公流程的数字化转型,其中,一家公司一年内扭亏为盈,黄祖胜的年薪也从7万元提升到25万元,一年里拿到40多个offer。

  读大二年那年,郑国强就笃定,无人机是他的未来。

  郑国强大学时学的是媒体专业,一毕业,他就和朋友成立了一家无人机拍摄公司。后来,他进入《航拍中国》纪录片拍摄组,成为拍摄中国大地的一名“无人机驾驶员”。

  一直以来,他们都是别人眼里的无人机“飞手”,对于“驾驶员”这个称呼,他和同事们目前还不太适应。

  同事李泽豪在一旁用电脑做日常测试,桌上一架只有巴掌大的无人机是他用一天就组装完成的。这不是他第一个“作品”,2012年,他就动手制作出直径1.2米、飞行高度达500米的无人机。

  在摄影师眼里,相机是他们的“老婆”,而无人机则是李泽豪的“孩子”,“它或许不是最先进的,但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  在他们的办公室里,摆着大大小小的航模。工作室的门推开时,第一眼就能看见一台“站”在桌子上的巨型无人机,那是他们拍摄组的“宝贝”——美国SHOTOVER公司在全亚洲销售的第一台电影级航拍无人机。

  张晶已经有十年的无人机“驾龄”,刚开始迷上无人机时,根本想不到,飞无人机以后还能变成一个固定“职业”。

  无人机的魅力到底有多大?它在高空中向下的俯摄技能,让操作它的普通人也能开启“上帝视角”。

  拍摄《航拍中国》第一季时,拍摄组去了海南,在采集摄像点的时候,不远处有一片沙滩。起初,张晶和团队的人对这片“其貌不扬”的沙滩并没在意。

  但当无机人徐徐升到100多米时,从空中望去,沙滩的形状“变成”了一副中国地图,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,这些年轻人激动不已。100米、200米、300米……在无人机飞到400多米高空时,这片沙滩又“变成”一只跳跃的海豚的形状。后来,这个镜头成为《航拍中国》宣传片中的一个经典镜头。

  因为无人机航拍,张晶寻找到自己与世间万物的联系,“这需要你会运用无人机,在恰当的时间、高度和光线下,才能捕捉到这一刻。”张晶知道,这种成就感和满足感只有无人机航拍才能带给他。

  和新身份领个“证”

  美高梅娱乐场网站,钉钉开启了数字化管理师认证工作,分为数字化管理专员、数字化管理师、高级数字化管理师三个等级,用户通过钉钉“学习中心”可在线学习考核,通过考试,将获得阿里的认证证书。目前,通过数字化管理师认证的人员已经超过70万。

  黄祖胜已经完成了中级认证,他认为,数字化管理不是坐在那里动动鼠标、用用软件,把企业的纸质化内容变成电子化那么简单,“有的企业安装了这些办公软件系统也无法提高效率,这是因为他们还没真正理解数字化办公的理念。”

  “要做好企业数字化管理,必须先了解一家公司的组织架构,”黄祖胜说,很多人常觉得组织架构听着很虚,但这里面却包含了一家公司的所有人,只有了解整体的组织架构,才知道如何通过数字化办公软件,帮助企业降本增效。

  王红宇是畅悦科技的总经理,也是第一个通过钉钉认证的高级数字化管理师,“数字化管理是必然趋势”,王红宇让公司所有员工,无论做业务还是行政,都要进行认证。

  他发现,许多中小企业没有数字化办公的意识,没有OA办公系统,内部的信息很分散,有的公司连一张请假表、一份合同都还需通过传统纸质的方式层层审批,效率特别低。

  “有的企业实现数字化办公后,用人成本大大降低,人员在绩效考核奖励上的争议也少了,因为干多干少,都在软件上记录显示出来,排名摆在那里,谁也没有什么可说的。”

  无人机领域里面有句行话,“无炸机、不飞友”。意思就是说,玩无人机的没有几个不是“磕磕碰碰”走过来的,谁的无人机没出点小意外,有的时候,一个操作失误机器就直接报废了。为了飞好无人机,郑国强不断摸索经验。

  “无人机飞得安全只是基础”,上海心意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从事无人机培训,总经理金海霖对“无人机驾驶员”出现在13个新职业里,并不意外,近年来,无人机已经“飞进”农业、消防、电力、安防、影视等诸多行业。

  目前,除了航拍外,无人机在农林植保上的作用日益突出,在一些田间地头,可见无人机喷洒农药。

  “光会飞无人机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金海霖说,没有农业常识,不知道农药喷多喷少,不是一个合格的无人机驾驶员。

  按照国家要求,操作一定重量以上的无人机要进行实名认证,而考取无人机驾驶证也成为检验飞手能力的方式之一。目前,不少无人机驾驶员比较看重由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协会颁发的“AOPA证”。

  “一些合作方要求‘飞手’要有相关资格证才能进行工作,所以还是准备考个证。”郑国强认为,这是对自己无人机驾驶技能的一种认可,“有胜于无。”

  对职业前景的展望有喜有悲

  未来已来,这些新领域里的年轻人对职业前景的看法各不相同。

  对于无人机驾驶员的未来,李泽豪和同事们多少有点担忧。他们觉得,现在有的无人机用电脑设定了航线,不需要人工用手柄操控就能飞行。那无人机驾驶员这个职业,到底能存在多久呢?

  “如果未来不做航拍了,我希望能够从事与设计、制造、测试无人机相关的工作。”李泽豪表示,不管有怎样的变化,留在无人机领域的想法不会改变。

  金海霖认为,无人机驾驶员以后可能会出现专职和兼职两种模式。比如航拍摄影领域,一些影视行业需要专门的无人机驾驶员,但在农林植保领域,每年只有两三个月的时间需要固定在田地里喷洒农药,一些驾驶员可以通过兼职的方式提供服务。

  从事数字化管理工作,黄祖胜最初也很迷茫。“自己做的这个到底叫什么呢?行政?人事?还是什么?” 开始也没有什么职业规划,只是一家公司一家公司地跑,虽然数字化管理可以提升效率,但一些企业最重视的还视销售业绩,对数字化管理岗位重视不够。

  数字化管理师被列入13个职业后,黄祖胜认为,更多年轻人将在这个行业里得到新机会。“这不是一个很高门槛的职业,但需要年轻人了解不同类别办公软件的使用要点,还要求对企业的各种数据非常敏感。”

  对于数字化管理师的岗位认定,他认为企业要把这个职业与传统的人事岗位、行政岗位区分开来。“数字化管理师不一定要专设职位,但要具备相关能力和资质。”

  和一些工程技术类的新职业相比,王红宇认为,数字化管理师是面向年轻人的一个低门槛职业,而且这个职业能让一个职场新人迅速了解企业架构及整体发展。
 关于就业更多的相关文章请点击查看 

特别说明: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,美高梅娱乐场网站(Www.atwasoft.com)所提供的信息为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仅供参考,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

美高梅娱乐场网站